人  間  晚  晴 

 

朋友對我說:“南朗醫院有位病人將會來看你們演出.”

南朗醫院,是末期病人的醫院,那我們這位觀眾是末期病人嗎?

“是的.”朋友回答說.

“希望他喜歡我們的音樂,我會盡力去做.”我說.

“謝謝.”朋友說.

人生已走到盡頭,真不知道感覺是怎麼樣的?如果能夠讓臨終的病人得到一點喜樂和溫暖,我願將自己最好的送給他.

演出這天,他來了.

他坐在輪椅上,由幾個義工陪伴著.

年青,瘦削,蒼白,眼睛裡流露著令人感動的友善.

如此年輕的末期病人,我的心一陣緊縮.

這個小型的演奏會開始了,在一間佈置古雅,窗明几淨的茶室裡面,我和幾位音樂伙伴準備了很多首動聽的樂曲,我們盡心盡力地演奏.

 

 


街外下著濕冷的雨,茶室內卻溫暖如春.

此生我演奏過無數樂曲,溫馨浪漫的可令人心內和暖,哀傷纏綿的會令人心酸落淚,音樂曾經帶給我刻骨銘心的感受.

在我的音樂生涯裡面,我經歷過數不清的音樂會,有著各式各樣的聽眾,我願意將我的音樂,與大家分享.

今天,我們為你演奏.

我不知道你叫什麼名字,也不知道你的過去和近況,甚至不知道你患的是什麼病.我只知道,你即將會離開人世,這次可能是你生命中最後欣賞的一場音樂會,我願將最好的音樂為你獻上.

人生總有太多的遺憾.

時間如此飛快地消逝,不知為何,今天的音樂特別地令人生起感觸.

感謝我的音樂伙伴,你們今天的演奏是如此出色.無論是波光帆影的《漁舟唱晚》,或者是溫情洋溢的《良宵》,每章每句都牽動著人們的心.我明白,當音樂注入了真感情的時候,才會成為有生命的動人樂章.

我演奏了一曲《落花》,是描寫四季更替的一首樂曲.旋律古典優雅,時而激昂灑脫.

樂曲中有晏殊的一句詩:“無可奈何花落去,似曾相識燕歸來.”

如果說,光陰的流逝是無奈的,那麼,人生的意義是什麼呢?值得我們欣賞的,應該是生命的歷程吧?

我們應當慶幸,在這充滿遺憾的人生之中,我們身邊有溫情,有關愛,可以將人間的遺憾變成無憾.

窗外細雨紛飛,茶室內暖意融融.

年青的病人開懷地笑.

我們也開懷地笑了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