音  樂  變  成  永  恆

 


錄音室厚重的大門砰的一聲關上,所有的噪音都被關在門外,錄音室內寂靜無聲,幾乎可以清楚聽到自己的心跳聲.

我在錄音室吹奏,我的音樂將會錄製成唱片.

這是最考驗人的一刻,可也是最令人鼓舞的一刻.

我畢生都在演奏,但總遺憾音樂一響即逝.感謝現代科技,能夠通過錄音設備,將剎那間的演奏分毫不差地記錄下來.

當音樂變成永恆的時候,最令人感到興奮.

我喜歡在錄音室中的感覺,這裡沒有繁喧的世界,沒有人際的紛爭,這裡只有音樂.唱片監製和錄音師的聲音,通過耳機傳來.隔著雙重的玻璃窗,可以看到他們的表情.他們將陪伴著我,不厭其煩地等待著最理想的演奏.

音樂在我指縫間流潟而出,一段又一段在耳際迴響.錄音室裡安裝了很多吸音材料,在這樣的環境中,樂器發出的聲音顯得更為孤清.

孤清的音樂,最能令人產生感觸,使我回想起自己經歷的喜與悲,

我在吹奏《恆河夜歌》,一首靜謐安祥的樂曲.

那年,一位朋友從印度回來,與我傾談他的所見所聞.

他講述生息在印度遼闊大地的芸芸眾生,談及那古老的聖地和偉大的修行者,後來他說到恆河.

「你一定要到恆河去看看.」他說,「在那裏你會得到很多感受的.」

「你寫一首恆河的歌吧!」最後,他對我說.

我深受感動,不知如何回答,我忘不了他那懇切的請求.

  兩年之後的一個夜晚,我終於來到恆河邊 :

  恆河在夜色中靜靜地流淌.暮靄裏,隱約傳來一陣陣歌聲.有個老人在唱著一支古老的歌.

在這一刻,我親眼目睹幕幕苦樂人生.

有人帶著新生的嬰兒在水中洗禮,人們不遠千里來到河邊,在河水中禱告.過世的人被送到河邊火葬,河邊的火堆在閃爍,火葬的火光徹夜不熄.

人世間的生老病死,在恆河邊隨處可見.一切都是如此自然,如此安詳.人們默默地承受著生命中的苦難.在他們一舉一動中,流露出心靈深處的寧靜和自在.

恆河在靜靜地流淌.

恆河邊的夜歌,如此靜謐、安祥,令我永遠難忘.

我沉浸在深深的感動之中,寫下了這首《恆河夜歌》.

音樂,往往使我想起自己曾經走過的經歷.今天,音樂在錄音室內迴響,我奏出這首樂曲.當天的所感所受,永遠被記錄下來.

流動的音樂,就這樣變成了永恆.

一段好的旋律,未必能永遠留在心底.但那刻骨銘心的感動,卻永遠留在腦海中,令人終生不會忘懷.